新宝5

首页 | 网站地图


  据新京报报道,监管叫停网络小贷牌照审批的第二天,也就是2017年11月22日早上,一张网络小额贷款牌照报价6000多万,这还不包括中介收取的几百万中介费。同一时间,网贷之家从一位知情人士处获悉,市面上就有人出价9000万求购网络小贷牌照,但卖家认为还有上涨空间不愿出售。

  探长收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,难道广州已重启网络小贷牌照审批。为此,探长向接近广州金融监管部门人士求证,得到的回复是,没有听过国家层面放开网络小贷牌照审批。

  既然中介费这么贵,别人可以自己申请,但刘女士明确告诉探长,“自己申请不到”。截至发稿前,刘女士不仅将该消息发布在朋友圈,还在多个互金群发红包寻求关注。

  次日,北京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消息称,也将对参与上一轮自律检查的网贷机构,再次进行检查,是否存在“超利贷”和“现金贷”业务。

  探长翻看聊天记录发现,发消息的是深圳某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项目总监刘女士。探长向刘女士咨询,网络小贷牌照注册地、服务费,代办费3800万元。探长问中介费为啥这么高,刘女士反问,“现牌1个亿,新办3800万,怎么贵?”。

  春节之后,有关现金贷的报道铺天盖地。3月15日,央视曝光“714高炮”要钱更要命,将高息现金贷推到风口浪尖。

  另外,刘女士所在公司主营业务其实就是收售行业牌照。因此,她给网络小贷牌照报价1亿元,基本符合当前市场行情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。

  与此同时,探长将这一消息发给广州一家P2P平台高管,他表示,“这个中介费太贵了,如果网络小贷审批重启,我们会考虑申请。”在探长看来,如果网贷备案受阻,网络小贷牌照就是另一张船票。广州这家P2P平台高管则表示,无论网贷备案情况如何,小贷都是另一种牌照,如果有当然更好。

  2017年11月21日,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办下发《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》,通知要求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即日起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(互联网)小额贷款公司,禁止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。

  综上,探长认为重启网络小贷牌照审批还将继续延期,从北京互金协会和中国互金协会的态度来看,接下来网络小贷机构将接受更加严格的审查,整顿现金贷市场存在的“砍头息”、暴力催收”等问题。

  紧接着,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、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所副所长杜晓山在接受财联社采访时表示,“当下网贷P2P机构仍在风险出清,远未到备案阶段。P2P和小贷公司这两个行业必须都得整顿结束之后,才有可能重新进行审批。”!

  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的统计,截至2019年1月20日,全国范围内共有网络小贷牌照300张,其中完成工商注册的有279张。截止到今年2月,在正常运营的1063家网贷平台中,拥有金融牌照的网贷机构24家,占比仅2.2%。

  今年1月22日,自媒体“新经济e线”发布消息称,从接近地方监管的知情人士处获悉,在冻结长达一年多之后,有地方监管部门已着手重启网络小贷新设牌照审批。

  资料齐全2-3个月出筹建批复,要求主发起人最好成立三年以上,“特批新设互联网小贷牌照,最低实缴资本3亿元以上,不成功不收费”。探长收到一条微信消息显示,3月23日晚,负债率不高于70%?

  网络小贷牌照价格之所以水涨船高,主要因为现金贷行业太火爆,而网络小贷牌照是开展现金贷业务的门票,因为网贷备案迟迟未能落定,现金贷机构自然将目光放在网络小贷牌照上。

  央视曝光之后,北京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率先行动。3月19日,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在微信公众号发布《关于相关企业为非持牌放贷机构提供导流服务的风险提示函》。提示函显示,协会已经组建包括律师、会计师、专业人士在内的20多人摸排检查小组,对全市非持牌放贷机构进行全面摸排检查,是否存在“超利贷”和“现金贷”业务。

  3月21日,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消息称,协会指出,央视曝光“714高炮”之后,部分机构仍从事“超利贷”“砍头贷”“校园贷”及暴力催收等违规业务活动,严重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。协会主任委员初本德强调,“各机构应严守法律法规底线,不得开展高息现金贷、“校园贷”、收取“砍头息”、暴力催收、侵犯用户隐私等违规活动”。

  刘女士所在公司官网显示,其业务产品分为行业牌照收售和房产合作开发。其中行业牌照收售包括融资性担保、典当行、小额贷款、网络小贷、私募基金、公募基金、第三方支付、保险经纪、网络保险经纪、商业保理等牌照。
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 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
 

 
 


Copyright © 2019 新宝5 版权所有

×